翔叶※我想跟你处对象

*同班同学设定(荣耀大学*^_^*)all叶倾向,毕业梗

*五一贺文(and群粮?)


正文开始

----------------------------


叶修用手肘撑住桌子半个身子向后仰着,右腿曲起踩在桌子横栏上。一个人正撑着双手将他控制在身体和桌子之间,整个人挤在他两腿之间。

音响传出劲爆舞曲,叶修只觉得耳朵一阵轰鸣,但他罕见的没有动弹。

“啧啧,光天化日,你想做什么?”叶修盯着近在咫尺的脸说道。

叶修实在不想回忆刚刚他不小心勾到电线踉跄着差点摔倒又被孙翔给拉回来扑到桌上的情景。

而目前的状况也确实有点诡异。

孙翔头也不抬,怒视他,“别欺负我读书少啊!光天化日怎么也不可能是指现在吧!”

临时搭建的舞台,星光灿烂,繁星点点。

舞台的灯光从幕帘缝隙中泄露出来,将叶修的脸分割成三个部分。

唯一能看见的嘴角习惯性的挑起。

沉默了半响,孙翔像是陷入回忆一般脸色千变万化,可就硬是没起身,叶修动了动身子,想放松一下受力的手肘。

孙翔见叶修动了突然有点慌,张口说了话。
“叶修你到底答不答应我!”

舞台很简陋,后台自然也不会多么好,灯光甚至没有更多的照顾这个地方,说这话时孙翔的脸掩在黑暗里,一片模糊。

以至于叶修没看到孙翔红透的耳根。

“啧……你到底要我答应你什么?”叶修莫名奇妙。

“你在说什么?你没看到你桌上的信?”孙翔看起来很诧异。

叶修回想了一下:“那不是给文州的吗?你能不能先立起来?”

“谁他妈是给喻文州的了?!”孙翔有些气急败坏,“你马上把那信给我要回来!!”

“我早上到教室就看他在读那信,那信你写给我的?”叶修突然觉得喻文州那时的笑容有点不对劲。

“靠那是我的告白信你居然连看都没有看到你……不对不对,是挑战信!”孙翔结结巴巴的解释,“你别、别误会!!信……我、我就放你桌上了……”

“告白信你放桌上?呵呵。”叶修看着他就像在看白痴,嘴角的笑容分明是嘲讽。

“是挑战信!”孙翔纠正他。

“哦?那就挑战信吧。”叶修笑了笑不想纠结这个问题,手臂已经麻得没有感觉了,他真想推开孙翔。

孙翔听了这话又觉得浑身不对劲,一想他都决定告白了还磨磨唧唧的说挑战信干嘛,于是一狠心低下头。

温软的触感从嘴唇处传来的时候叶修僵住了,他怔愣之间孙翔已经伸出舌头在他唇上笨拙的舔了一下,然后飞快的逃离,抬了抬脖子,他假装镇定的说:“叶修,你听好了!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处对象!”

叶修很想抬手擦下嘴巴,一碰即离的吻温暖湿润的触感仿佛还停留在唇瓣上,异样的感觉顺着神经蔓延至整个头皮,发烫发麻。

他脑子突然有些乱。

拉回叶修神智的是主持人的报幕声——

“……下面请欣赏学生会会长大四x班叶修的钢琴表演——野蜂飞舞!”

孙翔不情不愿的直起了身,叶修呼出一口气起身,结果这时孙翔突然又低头。

两人一抬头一低头,一个吻就这么碰,不,是撞了上去。

孙翔趁机扣住叶修的脑袋给了他一个深吻,虽然没什么技巧但也气势足够。

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却仿佛用了几个小时,等孙翔放开叶修时他都觉得脑袋有些发昏,嘴唇充血透着水光,叶修就这么上了台。

坐在钢琴前叶修都没怎么回神,漂亮的手指覆上琴键他才如梦初醒。

坐在最前排相当于vip的座位正是学生会的专座。

喻文州目光锁定在那张红肿的嘴唇上,手搁在扶手上撑着脑袋沉思。

黄少天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着什么,张佳乐似乎在附和着。

王杰希说了一句话,旁边的人瞬间安静了,接着又是更加吵闹的杂音。

“卧槽卧槽卧槽叶修嘴巴到底怎么搞的怎么都肿成那样了那张嘴我都没碰过啊!!”

“叶修那张嘴也有人敢碰?不怕被嘲讽死?”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是谁干的。”

一直在走神的喻文州突然开口:“是孙翔。”

……

……

……

“卧♂槽♂!副会长你怎么知道的!”

喻文州微笑着掏出了孙翔的告白信:“我收到了孙翔给叶修的告白信。”

“靠靠靠靠靠这么一说突然发现孙翔那混蛋居然不在!!=Д=ノ ”

“QAQ……”

“居然被那小子抢先了Σ( Д )”

“熊孩子胆子就是跟别人不一样……”

“看告白信上写了什么……噗……这都什么……”



综上所述,我们知道了1暗恋叶修的不止一个2孙翔的告白信放错了桌子3叶修知道了一定会嘲讽一番4喻文州你心真脏……



叶修一下台就看到孙翔带着不安与固执的眼神,表情写满了自负却又能在其间找到隐藏在所有伪装后的恐惧以及怕听到拒绝的忐忑,尽管已经害怕得要死,他仍然目光灼热的盯紧他,不放弃能得到任何信息的机会,紧紧盯着他。

叶修觉得自己嘴巴在发烫。

他不自觉的掩住嘴巴咳嗽了一声,这才开了口。

“那个,我考虑几天,毕业旅行给你答案?”



毕业旅行说白了就是感情好的同学在毕业那天聚在一起出去玩几天来结束整个大学生活。

本来叶修是不想去的,他用一天整理了学生会的事物然后将这些全部交到了邱非手里,准备倒头就睡的。

结果黄少天直接把他吵,不,是拍醒了。

听着不停顿的拍门声和不输于拍门声的黄·不停制造噪音·少天的声音,叶修当时很想拿针把他的嘴缝起来。

最后叶修也没有付诸实践,他只是用电脑发了一条微博:“呵,还有谁敢和反人类常识的少天开辩论赛我就拜它为师。”

至于微博后面很快的跟上的一堆回复他没怎么理会了。

于是他顺理成章的答应了毕业旅行的事。

直到现在,喻文州将他塞到最后一排靠窗位置后悠然自得的坐在他旁边,他前面座位上的黄少天双手抱着靠背跪在位置上骚扰他,黄少天旁边是看着书的王杰希。

他接受着孙翔夹杂着愤怒不甘怨念黯然各种负面情绪的复杂眼神……鸭梨山大。

但脸T的称号不是白来的,尽管孙翔的目光已经能把他的脸皮烧一个洞,他依旧镇定自若的侧开脸,边过滤着黄少天的噪音边叼着烟点上,半开的窗子灌入的风很快吹散了他吐出的烟。

有种情况叫什么来着?越是不想在意的东西就越容易去在意。

被告白后他努力思考了很久,硬是弄不明白孙翔喜欢他哪里,不说性别问题,而他的长相也绝对不能跟“美到改变一个人的性取向”这种深奥的哲理搭上边。

他想不明白,所以越来越想明白。

也越想越不明白。

这个问题已经把他绕晕。

他被困在了一个名为孙翔的网里挣脱不开。

不知不觉就去观察他,结果除了越来越移不开的视线外一无所获。

他发现他虽然有点坏脾气但为人纯粹不加掩饰,甚至有时又天真得可爱,自负又有能与自负相衬的实力,傲气凌人却能接受失败然后试图改变,慢慢成长。

回忆孙翔的大学生活简直就是一个熊孩子的成长史嘛。

叶修不自觉的笑出来。

“卧槽卧槽叶修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我说话有那么好笑吗有么有么有么有么?!”

这思绪被打断黄少天的噪音瞬间冲进耳朵,他脑袋开始疼。


他们的毕业旅行没有去那些著名的旅游景点或是繁华都市,而是找了人烟稀少的村庄,准备体验苏轼词中“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有麋鹿”的山水乐趣。

叶修表示这么高雅的乐趣不适合他“啪”的关上门缩回房间玩电脑。

他戴上耳机放歌把让他头疼了一整天的声音隔离。



第二天终于受不了没有空调环境的叶修走出了房间,其他的一群人一大早就拿着鱼竿去了河边。

叶修正坐在下游吹着风,身后有人接近。

他转头看到孙翔。

没有等孙翔开口,叶修拿下嘴上的烟,指了指前方的溪水,他问他:“一起捉鱼?”

孙翔轻哼一声算作答应。

叶修将烟按进泥土,草草处理了一下裤子鞋子便进水里了。


水很清也很浅,甚至看到底。

孙翔将穿的裤子卷到大腿脱了鞋跟着踩进河中。

前面的那人裤腿没卷好,掉下来湿了个彻底,他“啧”了一声干脆不再管,开始专心致志的抓鱼。

孙翔心不在焉的盯着蹿来蹿去的鱼,眼神一直在留意叶修。

他心里有些烦闷,在得到叶修的回答后他一直在等毕业旅行,可当他真等到了叶修却什么也没说,难不成真要他再等几天!

事实证明做事不专心是要吃苦果的,孙翔胡思乱想的期间突然一脚踩空跌进水里。

慌忙的拍了几下水浮起来,脚底下空落落的,原本没沾什么水的衣服一下全湿透了,紧紧贴在身上,他用手抹了一把脸,满是烦躁。

这时候叶修的声音在他上方传来:“我刚刚提醒过你这是深水区吧?你找虐自己跳进去啊?”

孙翔臭着脸抓住了叶修的手腕顺手一扯。

“啪”的一声,又一个人进了深水区。

叶修从水中探出头,刚开口说“多大仇啊”就被一把堵住了唇。

叶修被他猛然靠近的力道逼得退了几步,怔愣之下没有掌握好踩水的节奏再次倒进水里。

孙翔顺手揽住他的腰,闭着眼睛封着唇一起进了水里。

两人的发丝在水里漂浮起来纠缠到一起。

叶修眼前模糊不清。

他挣扎着浮上了水面,一把推开孙翔,反作用力使得他后退,背脊一疼,他撞到了青石上。

借着机会他狠狠喘了口气,还不忘开口说话。

“我说二翔你是想憋死哥吗?”

孙翔没有理会不停从发上淌下的水,再次凑近叶修,双手扣住他的肩膀。

“等等你先让我说几句行么?”叶修用手抵住他。

孙翔瞪着他:“我不想听,不管你接受我还是拒绝我你都必须跟我在一起,你要是拒绝我我现在就把你上了!”说完他再次倾身吻住他。

叶修背搁在青石上有些疼。

孙翔的吻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带着吃人的气势。
叶修唇间溢出一丝叹息,牙关被撬开的瞬间他放弃了所有防守。

他回抱住了他。

孙翔受到回应后震惊的睁大眼,然后被狂喜所淹没。

“叶修你……”

“这就是我想说的。”

“你不是敷衍我吧?”孙翔抱住他的手在颤抖。

“你不信?难道需要我立刻献身证明一下?”

“这可是你说的!”

“嗯?卧槽!等等!”

[end]?




*呵呵……我真想屎#论为什么我的短篇都有肉#

*想要肉啊?今天太累了,明天撸[撸不撸得出来还是个问题[你够

*双更我很够意思了[而且这篇不短了,让我歇下

评论(7)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