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叶)梦醒 (一)

*架空,私设,隐all叶

*我又开坑(×

*纯粹是这次脑洞太大啊

——————————



*序


你们有过这种经历吗——
明明在梦中发生过什么,但是醒过来之后什么都记不住?



*01
叶修手指放在键盘上放了很久,文档空白的界面上没有多出丝毫痕迹。

“……我想……别……你敢……我就……”

断断续续的记忆像残破得不成样子的碎片,搅在脑海里,随着他的努力回想变得更加模糊,叶修揉了揉太阳穴,习惯性的抽出一根烟点上。

他抽出手,顿了一下,流利的打出一行字:状态不好,请假一天。

刚发通告没多久,他的QQ就嘀嘀嘀的响了起来。

沐雨橙风:怎么啦?
君莫笑:没怎么,灵感不来哥能怎么办

一枪穿云:?
君莫笑:小周别担心,没灵感而已
一枪穿云:嗯。

夜雨声烦:靠靠靠老叶你给我出来出来!凭什么断更啊凭什么?昨天谁说好跟我拼文的信不信我挂你的啊!
君莫笑:少天你这是没被我虐够的表现?
夜雨声烦:滚滚滚滚,谁没被虐够啊!!谁虐谁还不一定呢来pkpkpkpkpkpkpk!

索克萨尔:前辈没灵感?
君莫笑:还是文州了解我

叶修回复完几个,点开读者群,读者群已经热火朝天了,他只是扫了几眼就关掉了。

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他关了电脑。

睡觉。







开满薰衣草的花田里,各种光影相互交错,暖风拂过枝条摇曳,他摸了摸口袋,如愿的摸出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

熟练的咬住烟嘴,噌的一声点火,火光在烟头停顿了一下,烟头便燃起了橘色的光。

“那么……谁来告诉我这是哪?”







锋利的长矛在空中闪过眨眼间来到眼前,握住剑的人脸上瞬间冒出冷汗,长剑下意识一横。

咔——

长剑中央开出一道裂纹,拿剑的那人屏住呼吸看着剑嗙的一下分成两个部分,而对方已经皱着眉收回了长矛。

哐啷……

断掉的剑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换一个,继续。”拿着长矛的青年冷哼一声,长矛抖了几下,一把刀从兵器架上飞了过来。

“少少……少爷,我……还是算了吧……”穿着紧身练武装的家丁腿一抖坐在了地上,飞过来的刀准确的插在了家丁身前的石砖地板缝中,因为反作用力而嗡鸣着。

“少爷……时辰快到了。”身后的管家见状,温声开口。

青年一怔,握着长矛的手猛地攥紧。

抿了抿嘴,他转身将矛扔给侍从,“我去等他,今天就放过你们,回去好好练,如果我明天看你们还是这样……哼。”








“哥哥给点钱吧……”裤脚被一只手拽住,叶修指尖夹着烟蹲下来,孩子脏兮兮的小脸带着沙粒沫子,他伸出手抹了抹他的脸。

“抱歉啊,我没钱。”

一只手伸过来,放了一袋钱在小孩怀里。

“给,藏好别被抢了!”叶修扬起头看向来人,来人躲开他的目光撇向一边,粗声粗气地说道。

叶修站起身将烟重新塞回嘴里。

来人身穿着束身劲装,袖口被绑得紧紧的勾勒出对方修长的手臂线条,腰间的束带和袖口同色在腰上缠绕一圈后系紧,多的垂落下来随着走路时的东西不断摆动,他的长发被拢在脑后束起披散在背后。此刻因为躬着身子而让些许发丝从肩上滑落下来。

他顺手挑起那搓发,将它顺在脑后,然后开口:
“那什么……我是不是见过你?”

对方僵了一下,直起身,脸色虽然一直都没怎么好过但叶修还是觉得自己惹怒了对方。

“呵呵……我就觉得你亲切,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叶修收回手,却被对方一把捉住。


“我叫孙翔。”他扬了扬头,眼里是藏不住的锐利,“你给我好好记住!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想忘也忘不掉。








“……要去哪,怎么还没到啊?”


马车在路上颠簸了将近一个时辰,被幕帘遮盖的车厢内光线十分有限,叶修将一边的窗帘掀起来,外界的日光让这个算不上小但也绝对不宽敞的密闭空间有了一丝生气。

对方紧挨着坐在他身边,过于安静的空气让他有点压抑,叶修望向窗外,打破了沉寂。


“快了。”孙翔有些心烦叶修动来动去,他伸出手将他好好的摁在柔软的座位上,“我说你要是再动我就把你绑起来,我说到做到!”

“孙翔啊……为什么不能现在告诉我这到底是哪?你知道什么?”叶修摸出烟,被对方拿走,扔在了不明角落里,他表情变得有些没精打采,“还有你是不是认识我?”

孙翔的脸瞬间就镀了一层冰霜。


过了一会他才臭着脸不情不愿的剧透了一句。
“这是你的梦。”





tbc


*ooc无极限了……

*无底坑(′▽`〃)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