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者(邱叶)

*邱非生贺,一发完结
*架空
*介绍一首歌,边听边看可能更有感觉……《漂流木》


邱非丢下了所有的工作、所有的压抑、所有的麻木。

售票员隔着窗口问他要去哪。他手指随意划到一个遥远的地名,低低的说了。



工作日的车票并不是那样难抢,火车上也略显空旷。

邱非买的卧铺。他在找到自己所在的床铺时那里已经有了一个人。

他撑着脑袋看向窗外的人群,黑色的眼眸注视着一个方位,没有任何的焦距,像是在透过零零星星的人群看向遥远的未知。

邱非取下肩上的包坐在他对面的床上。

那人似乎被邱非打断了思绪,转过头面向他。

邱非下意识的露出一个礼貌含蓄的笑容,算是向他接下来三十个小时……不也许是几个小时的室友,打招呼。

那人回了一个懒懒的笑,嘴角轻微的翘起,面容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火车出发的时候,邱非通过零零星星的对话知道了这个火车的路途。

像是一个游览的车,要经过了各样的山山水水,漫长的旅行,才能驶向一个象征幸福的彼岸。

很适合现在的自己。

一个在繁忙的学习以及工作里渐渐迷失自己的人。

“你是来旅游的吗?”对面的人突然开口了。

邱非这才从恍恍惚惚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他模糊的应了一声,又觉得这样不太礼貌,这才加了一句:“你也是?”

他冲他笑了笑,开口说:“我在离家出走。”




叶修在见到这个青年的一瞬间就看明白了他。

青年有一张清秀白净的脸,但他的眼睛朦朦胧胧的,永远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没有光彩,他的神色也有些冷淡,有种不符合他年龄的老成。

叶修觉得他不应该是这样的,至少那双眼睛应该更加亮一点更加坚定一点。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叶修就肯定他适合这样的神采。

做为未来一两天的车友,叶修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我想讲一个故事,你愿不愿意听?”

邱非看向了他,抿抿嘴没有反对。

这人脸很白,有点细微的黑眼圈,但邱非没有觉得他很难看,相反,这人很耐看。

特别是他的唇。

他在说话,邱非又注意到他的声音。

当他开始讲故事,邱非却已经彻底被他的内容所吸引。

故事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有趣,反而很平淡。

就是一个男孩,在小的时候被一幅画所震撼到,暗暗决定将来要做一个伟大的画家。向父母请求学习画画却屡次被拒绝,不愿放弃的他决定开始自学,课余时间的画画让他感觉到快乐,但越来越重的学习压力却让他不得不中途放弃。

在临近高考的一个日子,他不顾父母的阻止,找了一家画室,毅然选择了无数人唾弃的艺考,也走向了他一直所期待的圆梦之路。

然而梦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丽,在高度的练习中,老师一味的强调着考试的技巧,忽略想法,忽略基础。他开始麻木。

有时候他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是什么。渐渐的开始躲着老师的目光玩。等回过神,日子早已过去,像捧在手心里的沙,会在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慢慢流走,不剩分毫。

他这才想起自己是为了什么开始走这条路,但仅仅是想起。

因为他已经忘记儿时的他在看到那幅画时,那种惊艳,那种向往,那种穿透心灵的震撼。

只剩平淡。

他悲哀的感叹着时间的残忍,却在过后的日子里依旧浑浑噩噩着。
——直至终老。






邱非不由得将自己带到那个男孩身上,一种强烈的共鸣感在他心头升起。

叶修在他对面露出一个深深的笑,问他:“你有梦想吗?”

邱非过了很久才说,有。

“哦?是什么样的梦想?介意给我说说吗?”叶修说。

邱非回忆了一下,想起了很多。

也许是觉得叶修态度太过温和,邱非放下了戒心,开始诉说起来。

他的未来,其实可以很鲜明。




叶修发现邱非在讲述梦想的时候收起了那份颓唐的迷茫,露出专注而认真的神色。

等他说完,叶修已经下意识在他头发上轻轻揉了两下,邱非并没有注意,反而是放下手的叶修才反应过来,对自己的动作感到奇怪,不由微微蜷缩手指,用手指尖轻轻刮了刮手掌心,一股细微的酥麻感从指尖触碰的地方弥散开。




邱非有点感谢叶修。

叶修就像在越来越黑白化的世界里突然出现的一抹色彩,让他的世界慢慢活了过来。

接下来的旅途里他们会对窗外的景色做出适当的赞美,也会就着刚刚吃的食品开始话题。

也许是第一次对一个人说出自己的心里话,邱非想和他多说几句话,但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言语的人,所以他们只见大多是沉默。




旅途有时尽。

即使再相谈甚欢,他们也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旅途里遇见的一个陌生人。

他们之间的关系里更多的机率是萍水相逢。

火车缓缓进站的时候邱非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他注视着对方,在对方低着头看书,或者有些困倦的打着哈欠的时候。
认真的描绘着这个人的脸部线条。

很耐看,怎么也看不够。

邱非不清楚这是他对他第一次倾诉对象的分别的伤感还是他对这个给他世界光彩的恩人的不舍。

但他想记住他。





叶修知道邱非在看他,他没有揭穿他,在对方收拾东西的时候,他拿出了自己的名片。

随意的递给他,微微一笑:“我叫叶修,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有心事可以找我。”

邱非接过名片,抬起头,叶修已经消失在这个狭小的车厢内。





邱非走下火车,拿着手机给新的号码发了一个信息。

“你说你是离家出走。”

几秒后,对方回:“将自己和自己的病人放在同一种经历下能够更有效的拉近两人的距离,以及增加信任感(笑)。”



叶修将手机收进去的时候。邱非发了一条消息。

他在原地站了好久。

他说:“我喜欢上你了,叶修。”



end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