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比武招亲【全员欢乐】

*非正常古架!非正常古架!非正常古架!

*一发完结

*ooc私设!

*全员欢乐向,尽量带每个人玩*^_^*


正文开始—— √

————————

一片漆黑的空间里突然亮起了一盏灯。

举灯的人将灯抬高照亮了他肤色偏白的脸,黄澄澄的有些渗人。

“都到齐了吗?”举灯人突然开口。(叶修)

“把我们弄到这个地方你有什么企图?”一个声音幽幽的说。(魏琛)

“老大老大是不是又有什么有趣的差事了?!”另一个声音听起来很兴奋。(包子)

“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来这里了。”第三个声音显得很镇定。(安文逸)

一个茶杯放在了举灯人身前的黑暗里:“前辈,喝茶。”(乔一帆)

“我去!一帆你是怎么找到桌子的!”第五个声音大叫。(方锐)

“好诡异……”(罗辑)

“……灯不是被叶修举着在吗……”女人默默吐槽。(陈果)

她旁边的人低笑了一下。(唐柔)

“齐了吧?”苏沐澄数了数声音说。

“莫凡人呢?没听见他声音啊?”叶修问。

“……我在。”

“好了,人到齐了,我们说正事。”叶修的黑眸在灯火下泛着幽光。

“还能有什么正事,不就是要召开比武招亲吗?”陈果的声音有些困惑。

“就是这件事……不过下面我要……”叶修从纸灯里取出只剩小截的蜡烛,点燃了其他的灯,房间里顿时灯火通明。

“你怎么不早点点灯?”陈果面无表情的看着叶修。

“老夫倒觉得黑漆漆更有气氛些!”魏琛对此有点意犹未尽。

“说好的密室呢!”方锐不满意了。

“哥都快热死了,要不你提着灯照脸去啊点心大大?”叶修抹了抹鼻尖的薄汗。

“够了够了,别玩了,说正事!”陈果用力拍了一下桌,然后倒吸了一口气,冲着变红的手死吹气。

“我说老板娘,你至于这么自残吗?”叶修看着就觉得疼——石桌啊。

“去去去叶修,别说风凉话,老板娘这样不都是你害的吗。”方锐义正言辞地指责叶修。

叶修奇怪地看着他:“密室会议不是你要求的么?”

“行了行了,是我自己的错。叶修你讲下具体事项。”陈果头疼地摆摆手,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叶修从衣襟里掏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宣纸,小心翼翼地摊开。

随着他的动作,众人不禁屏气凝神,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张被铺开的宣纸上。

一阵奇怪的沉默后,魏琛打破了沉默:

“这到底什么东西啊?”

只见宣纸上除了端端正正的写着“比武招亲”四个大字外没有任何东西了,这四个字没写多好看,也不见一丝一毫书法大家的气质,一笔一划没有任何猎奇之处。

“比武招亲啊。”叶修说。

“我们知道是比武招亲!你不是要拿策略书吗?!”方锐拍桌,他倒是记得没有拍很重,陈果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我没说要拿策略书啊,我没写那东西。”叶修点点宣纸,“而且这东西很重要,所有事项的核心全在这四个字里面了。”

“……是什么?”罗辑不禁问出来。

“没看出来么?”叶修反问。

众人摇摇头,乔一帆有些犹豫,叶修直接将他点出来了:“一帆你说说。”

“前辈……”乔一帆默默看了一眼叶修,得到了叶修的眼神鼓励,于是开口:“是勤恳认真,按部就班么?”

所有人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方锐唾弃叶修:“你说说你,干嘛这么拐弯抹角?”

“这叫积极思考引人深省。脑子不中用也不能怪哥吧。”叶修痛心疾首状开嘲讽。

“说重点!”陈果脑上爆出十字。

“嗯……由于这是‘兴欣招亲办’开张以来的第一个活,我们得用我们的努力去打响招牌,不能坠了我们‘兴欣’的名声,必须办妥!”叶修食指敲着石桌,如是说。

“开始分配任务。”


每天都充满腥风血雨的江湖,就在这几天渐渐被一件市井小事所干扰着。

“兴欣招亲办比武请帖?”

“有意思。”

“小周,去吗?”

“嗯。”

“主办方兴欣,守擂叶修?我去,叶修!这上面写的叶修啊喻头你快来看啊!”【喻头我真不是故意的(默

“这种热闹的趣事,不去参加不是很遗憾么?”

“叶修?哼……”

“什么时候比武招亲也有主办方了……”

望风而来的江湖中人越来越多,兴欣招亲办也渐渐被人所知……

“我说老叶啊,你真狡猾。”方锐拍了拍叶修的肩,手臂搭着人的肩干脆整个人都靠在叶修身上了。

“哥这叫机智,要想有生意,必须先打好招牌,什么有我这个武林第一高手的名声有用?”叶修用笔沾了沾墨,继续用他不堪入目的字写着安排。“起来,还让不让人写字了?”

“要我说,你要算机智就不会让自己守擂,你都说自己是武林第一人了,谁还打得过你,你这不是害人家姑娘没男人么?这样一来还有哪家闺房小姐敢来兴欣了?”魏琛吐着烟,悠悠闲闲地刺了叶修一句。

“呵呵,老魏你这一看就是外行。”叶修摇摇头,头头是道地说了下去:“比武招亲比武招亲,你还真以为别人姑娘喜欢打架打得最厉害的那个?——要真那样干脆让我娶了算了。我这是为姑娘们着想,她要是看上了哪个,我就给谁放放水,让他娶得了媳妇做得了郎。”

“诶,不是我说,要是那姑娘真看上你了怎么办?”方锐突然问。

“娶!必须娶!”叶修说得斩钉截铁。

“娶什么娶,老叶你这个样子真有人要么?”魏琛鄙视,“老方你别给他操什么心,这不是还有苏沐橙在吗?”

“谁操心了……我还巴不得他没人要……”方锐嘀咕一声。

“别在我颈边吹气,痒啊方锐大大,别打扰我干活。”叶修耸耸肩,示意方锐走开,“还有,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没人说话啊,一定是老魏的烟刚刚飘过来被我吹走了。”方锐面不改色地撒谎。

“怎么扯到我了?”

魏琛转过头看他,就见方锐直起身子,叶修摸了摸桌上的烟杆。

“这么一说我也想抽烟了,走吧,老魏,出去抽。”

“诶诶,不干活了啊?”方锐问。

魏琛已经走到了外面,怕方锐听不见,于是大声道:“急毛啊!”




“姓名。”

“张三。”

“姓名。”

“李四。”

“姓名。”

“王杰希。”

方锐终于抬起了头,“哟,稀客!”

王杰希抬起双眼,扫了眼四周。

“很热闹。”王杰希说,“今天还会有谁来?”

“很多啊,除了你们微草,还有蓝雨轮回霸图,嗯,还有很多我就不说了。”方锐用笔沾了沾墨,“报名吗?”

“报吧。”王杰希想了想说道。

“几位?”方锐看了眼王杰希身后的弟子们,问道。

“所有人。”

“哟,你这是来抢媳妇还是来练徒弟的啊?”

“嗯……这个机会很难得。”

“不,不会,以后机会很多,多谢捧场,喏,报名费。”方锐指指桌前的画布,上面用毛笔写了招亲规则,然后在报名册上写了微草众的名字,“里面去,小安带王神医去贵宾座吧。”

方锐将报名费递给罗辑,伸了一个懒腰,“应该差不多了吧。”

罗辑正在账本上写帐,被方锐拍了下,“接下来靠你了,罗辑小兄弟。”

他抬头时只能看到方锐放下布帘时未来得及遮盖的衣角。

他默默地看了一眼排成长龙的队伍,很想问:他可以跑路吗?QAQ

索性安文逸很快就回来了,他很快代替了方锐的位置,做起了登记员。

兴欣招亲办的各位也都忙得不可开交呢……

叶修深深吸了口烟后,终于放下烟杆,坐在遮阳高台的珠帘下,那位闺房小姐局促不安地拧着手绢。

叶修走过去坐在跟她隔了一个方桌的椅子上。

“姑娘等下要是看上哪个就跟一帆说,我好放水,知道么?”

乔一帆站在旁边连忙点了点头。

那姑娘脸红了红轻“嗯”一声,看起来格外小家碧玉。

“一帆保护好我们的客人,别让奇怪的人靠近了。”

叶修说完就踩着栏杆跳到擂台中央。

“那什么……虽然大家都知道,但规则我还是要说说——斗赢我,美人娶回家。”

话音这还没落,一个人就蹦跶到台上。

“快快快,别废话了赶快让我揍趴你!”黄少天摩拳擦掌。

叶修从台下挪了把座椅上台,坐下,然后疑惑地看向黄少天:“我没说是打架啊。再说就算真是打架我也不敢让你打趴啊,你这么烦,别人姑娘要找我算账的。”

“谁烦?谁烦谁烦?你也很烦你知不知道!不打架?!不打架你要干嘛?哎哎哎还有谁让你坐下的啊,你坐下了我打趴你不是还要先把椅子打烂?打烂了椅子赔不赔钱啊?”

“亲,先看看规则再上台吧?——包子,快,搬上来。”叶修转头招呼包子。

“好的老大,马上来!”包子正将一个小方桌搬上擂台放在叶修身旁,又从莫凡手里接过茶水和茶杯,搁在了那个放桌上。

叶修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茶,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安然的喝上了茶。

“叶修前辈这是准备好了?”一只手拍了拍还不明情况的黄少天,“少天,好好看下规则。”

黄少天接过喻文州递来的兴欣招亲办发的规则手册,眼尖的看到了册子右下角写的册子费用:“我去,叶修你要不要脸,穷到这个地步了,连个破本子也要钱?”

“穷苦经营你怎么可能理解呢,而且这叫节约经费创意利润,什么破本子,破本子也是花钱印的,不找你们要钱找谁?”

黄少天罕见的没理他,眼睛盯着册子一副打开了新大门的表情。

但黄少天没回话不代表没人回话了。

“叶修你够了!用斗嘴决定胜负只有你才能想到吧!改掉规则,和我打一场。”来人跳上台,考虑着这是比武招亲擂台才没有冲上去直接开打。

“这不叫斗嘴,这叫——舌战群儒,不过二翔你没算在内的。”叶修坐在椅子上,觉得这个身高有些不方便,于是又回头:“沐橙,升高升高。”

叶修的椅子下面升起了一个圆台,直接顶着他升到了一米的位置,而他整个人的身高顿时超过了此刻站在台上最高的孙翔。

“叶修你简直太无耻了吧!说什么斗嘴取胜,这还怎么胜啊怎么胜你倒是给我说说?说得你哑口无言吗——开玩笑吧,你这个没脸没皮的还会哑口无言?”黄少天这个时候看完册子一把就将册子摔在地上。

叶修惊讶地看着他:“你不是来娶媳妇的吧?如果你是冲哥来的,那么谁胜谁负重要么?”

“我靠靠靠谁冲你来的!今天我还就一定要把那姑娘娶到手!”被说中心事,一口气梗在胸腔使得黄少天不由提高了声线。

“喻文州快管管少天,气得脸都红了——到时候可别说是被我气的,我就说了句实话,你们一个个不都是找我打架来的么?”叶修说,“哎哟,轮回也来凑热闹,我以为就孙翔一个呢,小江就算了,但小周你这不是找虐吗?”

周泽楷和江波涛刚上台就被叶修调侃了一番。

周泽楷略微窘迫了一会,才摇摇头说:“想赢。”

“我说你们还比不比啊?”方锐的声音从台下传来,“我都拿题目过来了。”

“等等等等,差点没赶上……”一个声音由远变近,来人气喘吁吁地停在擂台下,“我……我也要参加。”

“哟呵,我以为你不来了呢,老韩他们早到了。”叶修说。

平息了一下,张佳乐丢了一个白眼给叶修:“遇到了意外。”

“好了别耽误时间了,开始吧,点心把题目拿上来。”叶修放下了茶杯。

方锐从善如流的跳上擂台,抖开了题目。

“男人该不该三妻四妾?——打擂正方:该。守擂反方:不该。”

“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张佳乐目瞪口呆,“这要是赢了姑娘都会跑掉的。”

“话不能这么说的,那姑娘知书达理,熟读四书五经,说不定是传统姑娘,以夫君为尊,愿意纳妾呢?”叶修说,“斗不斗?不斗下台。”

没人下台。

“谁先来?谁说要打败我的?连斗嘴都斗不过还上来干嘛?”叶修好整以暇的看着几人,“黄少天你话多,你先来。”

黄少天只好说:“……我赞同反方!男人不该三妻四妾,叶修你这个不要脸的就会给我们下套以为我们很好骗吗?换题换题!”

“不该。”周泽楷坚定地点点头,看着叶修。

“前辈还是换题吧。”喻文州微笑。

“赞同。”张佳乐说。

“哼。”孙翔轻哼一声表示无所谓。

“呵。”叶修轻笑一声,“换题照样赢你们。”

方锐拿出第二题:“妻子死得比自己晚最好?——打擂正方:是。守擂反方:不是。”

“这题好!”黄少天跃跃欲试,“当然是‘是’了!这跟本不用斗了,正方赢!”

“诶,你这可不算赢。如果你先死了,谁给她挡风挡雨挡坏人?”叶修说。

喻文州笑了一笑:“谁不愿意活得长久些?丈夫先死了在这个时代等于是失去了一切束缚,有做儿子的伴在左右,挡风挡雨——挡坏人,何不乐哉?”

“喻文州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嘴这么厉害?”叶修惊奇地看向喻文州,“果然还是继承了老魏的,黄少天还是嫩了点。”

“我去,你说谁嫩了?谁嫩了?我们这是在比斗嘴你别岔开话题行么?”黄少天怒了,“要认输就赶快认输。”

“别急啊少天。”叶修淡定依旧,“谁说你妻子一定会有儿子了?有儿子怎么了?千防万防防不过自己人懂么?再说那些三妻四妾难道就没有子嗣么?一家之主死了,你叫一个女人怎么撑起这个家?”

喻文州眼底多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你嘴巴怎么这么不干净?”孙翔本来就有点不开心,这一听不对,就立马讽刺回去了,“你怎么能咒别人没儿子?”

“说得好!叶修你咒别人没儿子,多大仇?”

叶修瞥了孙翔一眼,第一次觉得他抓住了重点。

孙翔见叶修盯着自己,脸一热,连忙瞪了回去。

周泽楷看着几人的互动,心里说不出的失落。

他是出了名的话少,他也想和前辈多说几个字,可是他们的对话速度根本就没有给他思考的余地,一个接着一个,他插不进去。

叶修已经开始反驳孙翔的观点,这时候兴欣的乔一帆跳上擂台,在叶修耳边说了什么,叶修朝周泽楷看了一眼,一脸兴味。

周泽楷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叶修等乔一帆离开,立刻打断黄少天,说:“诶,你们都嘴下留情一点,要小周说什么?”

黄少天被打断了话,有些心塞。

周泽楷只好开口:“前辈……”

叶修猛地一拍手,“我败了!心服口服!”

所有人都摆出“卧槽”的表情。

“好了好了,收摊收摊,小江,让轮回准备准备,姑娘等着呢。”叶修直接从椅子上跳下来,经过江波涛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然后对周泽楷说:“恭喜恭喜。”

周泽楷快哭了。

他只是想和前辈说说话,并没有打算娶妻啊……

江波涛还处在面带微笑的僵硬状态。

“妈的妈的!叶修你要不要脸!!!就周泽楷这样子他能赢吗能吗你还可以更不要脸一点说你喜欢我然后让我娶了你!!”黄少天被叶修的不要脸惊呆了。

“要娶也轮不到你。”孙翔不甘示弱的走上前。

“谁说不是呢。”喻文州微笑。

“娶前辈。”周泽楷说。

“小周的意思是他不要娶姑娘,要娶叶修前辈。”江波涛跟着解释,“我也一样。”

“你们这是要打架啰!”张佳乐伸出拳头。

方锐直接追上去勾住叶修的脖子,“大功告成,喝一杯?”

叶修回答:“哥不喝酒。”

台下所有人傻眼。

王杰希从看台下来。

“没想到是文斗,倒是可惜了我的银子。”

“呵呵,哥这叫机智。”

几人走远。




几日后,大婚如期进行。

黄少天偏头对喻文州小声说:“难不成周泽楷真要娶那谁?”

喻文州摇摇头:“也许吧,这样也好。”

“少了一个竞争对手。”黄少天深以为然。

张佳乐在问人兴欣去向。

“什么?没来?”张佳乐惊讶的反问回去。

现场气氛热烈,兴欣气氛沉重。

“这么关键的时候,叶修到底跑哪去了?”陈果焦虑不安的走来走去。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魏琛吸着烟,深沉的说道。

方锐想到了什么,冲出兴欣。

孙翔心情很好,花轿终于来了,周泽楷终于要娶妻了!

花轿摇摇晃晃地来了,周泽楷一脸认真迎上前。

江波涛解释:“新娘子体弱,所以全程都要小周抱着,大家见谅!”

周泽楷抱着像是在沉睡的新娘成亲了。

“周!泽!楷!——把叶修交出来!”

狗血剧必备,抢亲的人来了……

——不对!他说的是谁?!

有几个人瞬间疯了。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上凉凉的,万年不变的青衣不知什么时候变成红衣——还是被扯烂的。

他揉揉脑袋坐起身。

“我——去!”叶修下意识往床里挪了,“你们在干嘛?”

鼻青脸肿的各位一起转头看他。

“叶修,你喜欢谁?”几个人同时问。

他能问问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成亲了。”周泽楷嘴角破了,但这点伤对于无口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江波涛解释:“小周的意思是叶修前辈已经跟他成亲了,你们都可以回家养猪了。”

“养猪?我不养猪,我要养叶修!”孙翔困惑道。

方锐一脸绝望:“你们不用争了,沐姐姐已经决定比武招亲了。”

“沐橙要嫁人了?”叶修问。

“叶修前辈,别装傻,要嫁人的是你。”喻文州艰难的笑了。

“前辈是轮回的……”周泽楷低下眼,有些失落。

“邹则开泥滚凯,叶修是蓝鱼的……”黄少天似乎咬到了舌头,吐词不清。

“叶修是兴欣的好么?”方锐说。

“微草环境优美景色怡人。”王杰希看向叶修。

叶修生无可恋。

“这样吧,别弄什么比武招亲了。”

“你们猜拳决定吧!”



叶修逃走的时候,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打吧打吧,就知道你们会打起来。

几日后。

叶修撑着伞慢悠悠的逛过告示牌。

告示牌上的寻人令如下:

【画像】叶修,男,前兴欣招亲办守擂,于七月初七失踪,但此人欠债累累特此通缉。报其位置证实为真者,赏!捉而不伤者,赏!伤而捉者,杀!伤而未捉者,死!

落款:轮回、蓝雨、微草、兴欣、霸图


end。



就这样吧,我还真不会写NP,开放式结局挺好,罗里吧嗦一大堆的我先去死一死。

方叶(一发完)

*入会费


——唉……叶修我喜欢你你造吗?

——嗯,知道啊。



----------正文-----------

“哎哎那边有位置我们去那边!”

“看起来很热喂……”

“有位置就该烧高香了。”

“到底是谁说要烧烤的?大热天!”

“喂喂喂!别看我行不行?你们不同意我们还能过来吗!”

“当时谁想那么多啊……”

……

叶修耸拉着眼皮右手撑着脸有气无力的看着他们忙活,头顶的大太阳烧的他脸发红发烫。

他有点不明白他最后是怎样跟着这群人出来烧烤的。

前一天他还坐在轮回主场用6.5秒的奇迹赢了一个冠军。

为了赶今早的飞机他起得很早,草草的清了一下本来就没多少的行李,刚打开房门就被一群人拉拉扯扯塞进了车,直到他坐在这里。

而在来这个地方的途中他也弄明白了整个事情的始末。

“人都要走了还不让留个回忆的吗?”这是原话。

但抓了一下发热的头发后,叶修已经开始反省自己日常的所作所为。

是不是他仇恨值太高了这仇没报完正好一次报个够呢?

多大仇?

叶修更加没精打采了。

一把大型遮阳伞在他头顶撑开。

方锐将伞杆插进桌子,叶修和桌子被隔离出一块阴凉的地方,“我说老叶,你也太轻松了吧,看着大家忙死忙活,没你这样的啊。”

“我可是在和你们同甘共苦。”叶修呼出一口气,在阴影下抬起脸,“终于做了件人事啊点心大大。”

“靠你这话说得怎么就这么难听呢!还有你到底同甘共苦了什么?”

“一起烤太阳啊。”叶修用手扒了下桌上的袋子,从里面拿了根香蕉出来,“我刚刚看那边好像有租帐篷的,你去租个过来吧。”

方锐眼睛盯着他的手看他把香蕉剥开咬了一口,浑身不自在,嗓子涩涩的:“那东西租着干嘛?”

“睡觉,昨晚没睡着,本来想在飞机上补下眠,结果没上飞机被你们拉来了。”叶修看着其他人在忙活,有点犹豫自己是不是也该帮帮忙。

陈果唐柔苏沐橙三个女孩子坐在另张桌旁,谈笑着串肉。其他人正忙着摆架子烧煤,太阳底下,汗水淋漓。

叶修问陈果:“需要帮忙吗?”

陈果立刻摇头:“你把今天当成是你的欢送会安心的等着吃就行了。”

“他再吃就没姑娘要了。”方锐忍不住接口,手还趁机在叶修腰上捏了一下,“你看看你的小肚子,肉都出来了。”

“呵呵。”叶修看着他笑了一下。

方锐莫名感觉背后发冷,缩了下手,他说了句“我去租帐篷。”后匆匆走了。

叶修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树荫后,转头指着西瓜:“西瓜可以吃吗?”

“随你随你,别吃完了,等下还要做水果沙拉的。”

方锐扛着支架回来的时候叶修刚吃完一块西瓜,他看了眼累得快趴到地上的方锐好心的递过去一块。

方锐防备的看了一眼叶修又看了一眼被漂亮的手指捏在手中的西瓜:“这不科学啊,你在上面撒盐了?”

叶修看着他,有些痛心疾首,“哥是那么没下限的人吗?”

“我看是。”方锐最后还是决定伸手去接。
刚碰上叶修的指尖,一颗头就凑了过来,痛快的在西瓜上咬了一口。

“不愧是老大切的!真甜!”包子舔了舔嘴唇评价。

方锐的手跟着他的人一起石化。

叶修没有弄明白他切的和甜之间的因果关系,但包子的思维本来就不是正常人能揣测的,所以叶修没有过多纠结,顺手就把西瓜塞到包子手心,“那就给他们拿几块过去吧。”

听话的包子又拿了几块西瓜给其他人送去了。
方锐不着痕迹的用左手触碰了一下右手指尖。
叶修突然站起身,方锐顿时吓了一跳:“你要干嘛?”

“搭帐篷啊,过来帮把手。”

叶修拿着支架摆弄了半天硬是不知道怎么架起来。

方锐看不下去了,上前抢走他手里的支架。

“我说老叶你行不行啊?这都不会架,你没野营过啊?”

方锐麻利的架好帐篷,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特别真诚的说:“谢谢了。”

方锐一抖,手中的钉子差点钉歪。

叶修没理他,矮身钻进帐篷。

“你们弄好了叫我。”叶修探头说了一句又钻进去了。

他固定好钉子后又去帮着他们烧煤串肉,结果串的肉歪歪扭扭挂在细签上好像随时会掉下来。

陈果立刻指挥他切水果。

方锐用黄金右手将苹果切成丝。

陈果怒了:“方锐你是来捣乱的吗!”

点心大大被赶出了忙碌的队伍。

他心情愉悦的坐在遮阳伞下,好不惬意。

太阳渐渐升高,方锐突然觉得有些燥热,他看了眼摆在树荫下的帐篷,拿了一个苹果咬起来,汁液的清甜在唇齿间蔓延,喉咙却越发干涩。

他放下咬了一半的苹果走到帐篷前,掀开帐篷将头探进去了。

叶修曲着手臂将手垫在头下,侧着身子睡着了,白稚的脸上少了一抹嘲讽多了一分宁静。

帐篷不大,正好可以够两个人平躺,方锐爬进去,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睡着的叶修。

然后慢慢凑近他,在他嘴角啄了一下。方锐侧身躺下,手臂搁在地上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情不自禁的玩起来叶修的头发。

他轻轻叹口气,说出的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唉……叶修我喜欢你你造吗?”

“嗯,我知道。”

叶修突然开口。

“卧槽!!”方锐吓得跳起来,匆忙往后一退,头撞上支撑帐篷的铁架跌坐到地上,手捂住了头。

狠狠与地面接触的屁股和砸到铁架的头在一阵一阵的疼,但方锐却没心情去理会这些。

无数只草泥马正在他脑中奔腾而过……





“前辈,要水吗……”乔一帆将手中的矿泉水递给叶修。

叶修吞下嘴中的东西,“谢谢啊,放这吧。”

方锐心不在焉的烤着鱼,鱼上的油一滴一滴的滴在煤炭上。

头上的太阳晒得他脑袋有点昏。

“唔,这肉烤的不错嘛废物点心。”叶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手指突然被烫了一下,神经反射的松开手,一整个鱼啪的掉到了地上,他拼命的吹着手,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他,“你说你怎么回事,烤个鱼也能把手伤到。包子快去把烫伤药拿过来。”

“好的老大!”包子得了指令去执行了。

“没事,不小心的,过会就好了别浪费药了……啊!”方锐目瞪口呆的看着叶修含住了他的手指。

“这样呢?”他含糊不清的询问了一句。

“……”他觉得他又想喝水了。

包子拿了药过来,叶修松开他的手将药塞给他。

“下次小心点,哥还指望你能再拿个冠军回来呢。”

方锐鬼使神差的回了句:“那你呢?”

叶修愣了一下,过了一会他笑了,“我该回去了。”

方锐紧张的心慢慢冷却下来。

罗辑安文逸莫凡几人去买材料回来了。

“等下一起去划船吧?我们刚刚看到那有人做这生意。”罗辑提议道。

“我赞成!”

“没意见。”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

叶修摆摆手:“你们自己去吧……我再回去睡一会……”

陈果本来准备反对的,但一见叶修昏昏欲睡的模样顿时心软下来:“那好吧。”

方锐熄了炉火,“我帮你们照看行李吧,走好,别掉水里去了啊。”

“我说你这什么臭嘴啊?”魏琛鄙视他。

等所有人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后,叶修深深看了方锐一眼,方锐不看他,拿起桌上的水灌了一大口。

叶修开口说:“那是我的水。”

“噗——”方锐一口水全喷到地上。

“哥知道你喜欢我,但也没必要这么激动吧。”叶修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谁激动了,我那是被吓的!”方锐放下矿泉水,走到他身前逼近他,“你到底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个重要吗?”

“那你总该告诉我你的答案吧?”

叶修顿了一下,伸手将他的头压下,亲了上去。

“我以为你知道,真是高估你了。”

叶修一触即离,松开手去掏烟,方锐突然按住他的手。

叶修抬眼在他眼里看到了光。



“在一起吧。”




[end]




*其实我本来想写的结局是叶修被赶出家门当领队和点心大大对视一笑的,但是写到“在一起吧”时突然觉得这样结局了也不错*^_^*不活前面的伏笔算是废话了,不过不影响整篇文